楚天金報訊 圖為:正規系統的家政培訓越來越受到市場青睞
  文/本報記者丁玥 通訊員陳維 圖/本報記者劉蔚丹
  “上有老,下有小,想請家政工幫個忙,比找對象還難。”快節奏的生活下,很多市民在為雇請家政工排隊、焦心、扯皮。一邊是大量雇主開出不菲的報酬,請不到合適的家政工,一邊是農村務工人員和下崗失業人員找不到工作。近日,楚天金報記者深入探訪,找到了這些行業迷局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值得一提的是,本月25日,湖北省人社廳組織我省多家家庭服務業企業,搜集行業發展意見。相關問題已引起政府高度關註,並正在制定解決方案。
  窘境之——“請不起”
  鐘點工加薪頻繁
  “秋老虎”太陽大,家住武昌南湖社區的方女士,想趕緊整理換季衣物,洗洗曬曬,家務事陡增。這著實讓鐘點工陸阿姨覺得吃不消。趁著國慶長假要到了,陸阿姨提出漲薪,理由是別家開出更高的薪水挖她。因為陸阿姨做家務確實是一把好手,每天工作4個小時,屋裡收拾得乾乾凈凈,做的飯菜也可口,方女士捨不得換人,所以今年4月份換季時,已給陸阿姨漲過一次薪水。當時從每月1300元漲到1400元,而這回,陸阿姨提出漲到1600元。
  和方女士一樣境遇的市民有不少,大多是沒有通過家政公司,而是自己找家政工,常常被家政工“牽著鼻子走”。
  月嫂價格“坐火箭”
  市場需求大,月嫂、育嬰師不僅是稀缺品,也漸成奢侈品。“普通月嫂一個月得5000元(工作日為26天),稍微好一點的七八千,如果想要金牌月嫂,又不想排隊等,就得一兩萬。”這是目前武漢市的月嫂行情,而兩年前的報價也不過2000-5000元。但這些高價月嫂有多少是有真材實料的?沒有經驗的新媽新爸,都只有體驗了26天以後才能知道。
  記者近日走訪多個培訓機構發現,報名參加月嫂培訓的,很多都是準媽媽、準奶奶,因為“請不起”月嫂,所以“自己學”。
  窘境之——“不好用”
  高薪管家成了保姆
  住在武昌湯遜湖一處別墅的私營老闆汪先生,找家政公司“定製”了一名高級男管家小周,這名管家今年28歲,公共管理本科學歷,會各種辦公軟件,英語熟練,會駕駛。汪先生很慷慨地開出了8000元的月薪。但是小周工作兩個月後就落荒而逃,因為汪先生把管家當保姆用。
  據小周所簽約的家政公司介紹,汪先生除了讓小周幫忙處理公司文件、代駕、教外孫英語,還要做飯、買菜、做衛生,絲毫不留給小周私人時間。一般來說,雇主應該給管家搭配家政人員協作處理家庭事務,最基礎的家政瑣事,管家是不用親力親為的。
  據瞭解,小周在反覆比較後,已於這個月前往上海繼續當管家。
  兩個月換11個家政工
  在漢口常青花園居住地,劉女士找到家政公司想請一個白班家政工(工作9個小時),但是從7月初到現在,開價3500元月薪,先後已經換了11個家政工,劉女士仍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
  劉女士告訴記者:“我的要求其實並不高,就是要能做飯、做衛生、洗熨衣服、陪伴老人遛遛彎。但是光是熨衣服這一項,就難住了很多家政工。”劉女士稱,“全能型”家政服務人員幾乎找不到。
  探因
  我省70萬從業者 很多是“散兵”
  據湖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統計,湖北現有家庭服務企業3100多家,從業人員70餘萬人,家政服務業已經成為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的重要渠道。不過,據不完全調查,這3100家企業中,和家政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的家政人員很少。
  這裡面有多種原因。有的是因為家政企業不願意承擔用人成本而採取中介制經營;也有因為家政工本人不願意被一家機構“束縛”,自己拒絕簽訂勞動合同;也有雇主選擇和家政工本人直接發生雇佣關係,不願意給家政公司繳納管理費。
  招工渠道受阻 優質家政工難覓
  洪山區一家知名家政公司負責人李先生,經常親自跑到武漢城郊,甚至到外地招聘家政工,他招人靠的是人脈。為什麼這麼辛苦?因為他的公司進不了正規的大型招聘會。“武漢很多大型招聘會,都不讓家政公司進場,覺得不穩定,不是優質崗位。所以我們只有自己找渠道招聘。”
  記者走訪多個人才市場得知,家政公司確實是被招聘會“排除”的對象,理由是:“家政公司很多是中介,不正規。”
  李先生和他的同行雖經努力,招聘到的多是一些有輕微殘疾、大齡、文化知識較少、沒有技能的就業困難群體。這些人群提供的家庭服務質量,很難令雇主滿意。
  培訓成本高 企業直喊虧不起
  為了讓家政工提供優良的服務,家政公司必須對員工進行培訓。但培訓需要時間、場地、師資,成本不菲。
  據位於武昌的一家大型家庭服務企業介紹,該企業去年培訓3000名員工,包括新上崗的和“回爐”培訓的員工。按照政府出台的相關規定,該企業申領了17萬元培訓補貼。三千員工中,只有小部分享受到了補貼。該企業負責人田先生稱,企業對家政工進行培訓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是入不敷出,“所以今年考慮縮減培訓的規模和頻率”。
  呼聲
  統一用工合同重視保險保障
  本月25日,湖北省人社廳組織我省多家家庭服務業企業,搜集他們關於行業發展的意見,其中“行業管理”和“政策扶持”成為焦點。
  武漢市家庭服務業協會副會長、小阿姨家政負責人李書林表示,雖然目前越來越多的家政公司走向正規,採取員工制經營,但各個企業都使用不同的合同文本,行業沒有統一的管理和監督標準。希望儘快出台全省統一、方便操作的合同範本,並由具體的政府部門監督使用。
  武漢市家庭服務業協會會長、巾幗家政負責人劉敦林表示,政府部門出台了系列幫扶政策,比如培訓補貼、稅收財政優惠等,但是政策傾斜的標準不是太明確,有的政策是“哪家企業人多,傾斜就大”。她建議:“為了推動家庭服務企業給員工購買意外傷害保險,保障雇佣雙方的權益,建議政府以‘哪些企業為員工購買保險的人數多’,就向哪些企業進行政策傾斜。”
  劉敦林介紹,由於家庭服務業的特殊性,從業人員較易在工作場所發生意外傷害,如果沒有保險保障,其發生的損失都得由家政工或者雇主來承擔。
  行動
  全國首個家庭服務業產業園將落戶武漢市
  家庭服務業成為擴大就業的重要渠道,受到我省的日益重視。為了促進產業發展,滿足市民家庭生活需求,湖北省正採取多項措施大力推動家庭服務業健康發展。
  據湖北省人社廳農工處處長王臻良透露,武漢市武昌區將建設全國首個人力資源產業園及家庭服務業相結合的綜合性產業園。目前初步定在武昌區湖北大學對面的信息產業園大樓,將從該大樓分割出3萬平方米空間,用於打造人力資源產業園及家庭服務業產業園。屆時,產業園將推行各種優惠福利,如廉價房租,水電減免等各種補貼,為更多的家庭服務企業提供發展的平臺。
  據瞭解,我省已將家庭服務業列入《湖北省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省相關部門在制訂和修訂有關行業規劃或專項規劃時,將發展家庭服務業作為重要內容,納入其中,從不同方面對發展家庭服務業作出專項安排。本月23日,湖北省發展家庭服務業促進就業廳聯席會議辦公室擬出了一份關於湖北省家庭服務業發展的規劃。提出,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抓緊出台我省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於發展家庭服務業的指導意見》的實施意見,增強政策的針對性,進一步優化湖北省家庭服務業發展的政策環境;同時,要制定家庭服務業從業人員專項培訓計劃,統一湖北省家庭服務業培訓補貼基本標準、培訓機構資質規範、培訓考核辦法;完善職業分類,加快制訂修訂職業標準;實行從業人員就業登記制度,推動誠信用工;鼓勵企業註冊和使用自主家庭服務商標,帶動品牌推廣;投入資金,重點支持中心城市家庭服務體系建設和龍頭企業發展 ,通過發揮中心城市、龍頭企業的示範效應和帶動作用,破解家庭服務業發展難題。
  (原標題:圖文:湖北醞釀多舉措破家政行業難題)
創作者介紹

設計工程

zu98zuwa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