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小超喬小廣文李超然攝影
  閱讀提示 8月27日,開封杞縣發生一起交通事故,29歲女子韓永莉騎電動車上班途中被一輛轉彎的大貨車撞倒,造成骨盆粉碎性骨折。
  9月18日,姐姐韓永輝撥打本報熱線電話稱,家裡已經借了20萬元給妹妹治療,目前所剩無幾,可是妹妹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希望能得到好心人的幫助。
  妹妹遭遇車禍,20萬借款幾近花完
  18日下午,記者趕到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在住院部四樓的重症監護室門口見到了韓永輝,她和母親擠在一張狹窄的摺疊床上,看起來很憔悴。
  韓永輝說,8月27日早上,妹妹騎著電動車去上班,經過一個貨場時,被一輛大貨車撞倒,造成骨盆粉碎性骨折。
  “到現在已經20天了,妹妹還在重症監護室,仍然沒有脫離生命危險。”韓永輝有些無助地說,事故發生後,交警部門認定大貨車負全責,但是貨車購買的保險只能等到妹妹傷愈出院後保險公司才能賠付。她曾經找過貨車司機,希望對方先墊付一部分費用,但是貨車司機說自己沒錢,讓她去找保險公司。韓永輝又找到保險公司,保險公司表示可以先預支1萬元,但是1萬元對於妹妹的治療無疑是杯水車薪。現在所有的費用都是自己家裡東拼西湊墊付的。為了給妹妹治療,家裡把能賣的都賣了,能借的都借了,勉強湊了20萬元,現在賬上只剩下3000多元。
  記者從韓永輝拿出的一個記事本上看到,上面都是從各個親戚朋友那裡借來的款項,最多的一筆是3萬元,最少的一筆是600元,而且數字從前往後逐漸遞減。韓永輝說,現在已經借不到一分錢了。
  “我妹妹才29歲,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因為治療費不夠而離開我們。”韓永輝說,現在妹妹每天的治療費在一萬元左右,根據醫生的估計,整個治療下來需要60萬。
  “希望能有社會上的好心人幫幫我們,好人會有好報,以後不管砸鍋賣鐵,我也會報答大家。”
  醫生說,目前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
  經過醫生的同意,記者進入重症監護病房,看到因車禍受傷的韓永莉躺在病床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表情有些冷漠。
  “前幾天患者的情緒有些急躁,晚上總是睡不著覺,身體亂動。”病房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長時間躺在病床上,患者難免會有急躁的情緒,但是每次家屬進來探視的時候,她又表現得很輕鬆,“患者是一個非常懂事的姑娘。”
  “韓永莉的傷是開放性粉碎性骨盆骨折,外帶大面積皮膚軟組織壞死感染。這種傷情能夠保住性命已經是很幸運了。”主刀醫師張登峰告訴記者,韓永莉轉到淮河醫院時,已經出現了休克,直接就送到了重症監護病房,隨後進行了第一次清創手術,將感染壞死的組織清除。由於患者大面積軟組織外露,很容易感染壞死。幾天后又進行了2次清創手術。
  “現在骨盆修複手術不敢做,怕將感染帶到骨髓,導致患者患上骨髓炎。”骨科主任王曉表示,現在首要的任務是將感染治好,然後是植皮,最後再進行盆骨固定手術。這個治療過程是個長期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感染嚴重時還會危及生命。即使把病治好,患者也會留下後遺症,站起來將成為問題。
  妹妹那麼懂事,一定會好起來的
  韓永輝說,1999年,她哥哥就是因為車禍去世,沒想到時隔15年後,厄運再次降臨到妹妹身上。
  “妹妹那麼懂事,肯定會好起來的。”韓永輝說,由於哥哥早逝,父母身體又不好,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為了早點上班掙錢,妹妹初中畢業後主動放棄了中招考試,進入一所中專學習,把上高中考大學的機會讓給了姐姐。
  “我上大學的時候,妹妹剛從中專畢業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婚紗攝影店里給人家修照片,一個月560塊錢。她領到工資後,先交給爸媽200讓家裡買化肥,又給我300讓我當生活費,自己僅留下了60塊錢。”韓永輝說,她一直覺得對不起妹妹,在別人家裡都是年長的孩子退學打工支持年幼的孩子上學,她自己卻搶了妹妹上大學的機會,而且大學期間的生活費還要占用妹妹微薄的工資,現在工作穩定了,她正準備好好報答妹妹,沒想到妹妹就出了車禍。
  “如果現在不能為妹妹做點什麼,我會內疚一輩子。”韓永輝說,她每天都在向上天祈禱,希望能有好心人和優秀的骨科專家關註她的妹妹,祈禱妹妹能早一天好起來。
  韓永輝電話15637849826  (原標題:好心人,請救救我的妹妹!)
創作者介紹

設計工程

zu98zuwa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